对教育人类学界说范式转换的一点思考[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4-06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
□ 巴战龙

七星彩规则 www.byrph.com   教育人类学是一门新兴的社会科学。自上世纪50年代从“人类学+教育学”的知识基础上开启“学科化”历程以来,教育人类学可以说是成果斐然。近年来,随着全球学术政策的转向和社会科学格局的变革,学科间竞争日趋激烈,教育人类学面临着如何革故鼎新、持续进步的问题。笔者认为,教育人类学的发展固然需要从语言和国家等维度构建多元参照系,但最重要的还是应以自身学术脉络为镜鉴,在回应时代之问的经验研究中抽绎出与传统相区别的新学问。

  传统上,教育人类学的界说范式是“归属+对象+方法”。这一界说范式至今已无法自圆其说,界说范式转换迫在眉睫。根据对我国大陆教育人类学学科发展十余年来的参与观察,笔者认为,教育人类学的界说范式要推陈出新,适时转换到“论题+主题+策略”上来,以重塑这门学科的知识生产能力,走“积累性知识生产”和“标志性作品打造”两轮驱动的学科发展之路。

  笔者从纲举目张的学术原理出发,对教育人类学的这一新的界说范式简述如下:

  1.教育人类学的根本研究论题是现代性与多样性的关系问题

  现代性与多样性的关系问题,实际就是规范与事实的关系问题,是社会科学必须面对和处理的根本问题。一般来说,现代性与多样性的关系有三种不同类型:一是现代性排斥多样性,即现代性像围墙、界河或割草机,以某种(些)性质或标准为借口将多样性排斥在外或者铲除掉;二是现代性吸纳多样性,即现代性像《西游记》中太上老君的紫金红葫芦,将多样性吸纳进现代性或者熔铸成现代性;三是现代性生产多样性,即现代性像探照灯,将不为人知的“原生的”多样性识别出来转化成“现代的”多样性。

  2.教育人类学的核心研究主题是学校教育的文化选择问题

  对这一主题的理论构建,多是在由“教育性”和“政治性”两种取向构成的连续性知识光谱上游弋和定位,并业已发展出三种基本视角:一是差异视角,即认为学校教育选择传递或排斥、抬高或贬低某些文化遗产;二是系统视角,即认为学校是一种社会机制,与家庭和社区等其他社会机制紧密相连,研究者从少数群体应对社会问题的反应和对待学校教育的态度可以看出支配群体对待少数群体的态度;三是过程视角,即认为学校教育是一种有目的、有组织地传递文化的持续努力过程,进而学校教育的文化选择即是一种特定文化情境中的社会政治过程。此外,还有演化视角和交换视角等多种视角。

  3.教育人类学的主要研究策略是案例研究

  人群志作为教育人类学传统研究策略,实际是一种典型的案例研究。根据研究目的的不同,可以将案例研究分为三类:一是发现导向的案例研究,即致力于不断寻找颠覆常识的“新案例”;二是理论导向的案例研究,即致力于不断构建“新理论”;三是拓展导向的案例研究,即致力于不断积累“新知识”。前两种案例研究不仅要求研究者有高水准的学术素养,而且要求研究者在研究进程中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遇。第三种案例研究是常见的中层研究,一般都遵循“小步子”的研究原则。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人类学与民俗学系副教授)

  

(编辑:俞虹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推荐阅读
热点理论新闻
推荐理论新闻
最新新闻